Insert title here
中国文明网总站   
 

中国文明网福州站 > 专题活动 > 十年,“书香榕城”的殊荣 > 文说翻卷十年

一个人的阅读梦 一座城的文化梦
作者:钟兆云
发表时间:2015-11-16 来源: 福州文明网

  从前的人囊萤映雪、凿壁偷光,或者秉烛夜读,五更灯火五更鸡,皓首穷经,寤寐思之,在书与书之间穿梭,在字里行间钩沉——那是多情且隽永的事,像是打通古老神秘的时光甬道,把荡漾在里的遥远故事如春风般节节漫进心思,把细碎的时间连绵成厚实的岁月,把单纯的阅读连缀为对生命的珍惜和敬畏,可见恢宏浩大的骨力、波澜壮阔的追梦。古人就是如此可爱,盎然地把执著写进书香和历史,不敷衍不计较,一生天然爱好地与笔墨纸砚打交道。他们兴许知晓,人的身躯用什么绫罗绸缎装饰打扮,都不如一系列铁铮铮的知识文化布在身上来得烘云托月,风姿卓越。一言以蔽之,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。纵使最终落得空茫茫一片,不能立功扬名天地,“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”。

  岁月沉沉浮浮,人心也变得沉沉浮浮。今人多了些许复杂,在风云流转的世间走一遭犹如逛大观园,或者本身已把自己修炼为一个大观园,在各种事物上纵横无羁,海阔天空,眉飞色舞地亲密着社会,卸甲归田般地疏远了书卷气。浑不吝的阅读态度,青黄不接的阅读质地,总要使一个浓妆艳抹的人掉色、凋谢、枯萎,最终是“红颜暗老白发新”,粗率、早衰、悲愁、哀叹。各人住在各人的传奇里,在浮躁气息里面临着种种不测风雨。

  书的价值在读,不去读就相当于废品。现下,倒是有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,人们喜欢摆弄把玩它们,美其名曰珍藏。看着漂亮书架上琳琅满目的书籍卷帙,多少填补了内里没有东西的心理落差,也能自娱自乐、自我满足。有客人来,顺带参观一番,客人“啧”声不断,出门了还带上喇叭,可圈可点地广而告之,让叶公好龙者,不费吹灰之力便赚了个名声在外。书又不傻,人类这样热衷的浅薄早已记在眼里,到最后人愈发两鬓斑白了,书还葆着朝气蓬勃的“小鲜肉”状,与环境和主人严重失真,格格不入。万物有灵,书籍亦然,要求人对之有所尊重与理解。越是装点门面,越是物极必反。最后,人寂寞了,书也寂寞了。早从它们进入书架里的那一刻,已注定被埋入了坟墓,横生凄凉。归根究底,还是人类虐待了文化。

  历史一路传承下来的美好风气荒芜成这样,叫人看了无奈且无力,有直接的疏离感,仿佛看着那一寸寸斜阳暮光被月亮给慢慢兜住了,成了灰,成了尘埃,成了追忆,再也回不来了,不免心疼。也许是时代也同情现代人这般可哀的境地,遂有了读书月这样一个文化“盛宴”,为浮躁的人心与微纤的阅读搭一座桥梁,让它们产生某种神奇的关联。

  一座城市,就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读书周、读书月,以彰显文化的余威仍在。

  福州,一座有着两千多年的文化古都,横看贞静婉约,竖瞧简单朴素,在历史的潮汐中不温不火,谦卑低调。纵然如此,那谦卑的尽头也有数千年的文化底蕴维系,也需要积累升华更多的底蕴丰沛自身,润泽百姓,吸纳眼球。古人说,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在现代化的今天,也许应该是行万里路不如读万卷书。阅读能使一个人光彩溢目,阅读能使一座城市更加充满“国色”。

  中华民族的文化史脉绵长,没有理由间断,作为民族的一份子,福州这样的文化古城自然也有责任去延续,不可怠慢。福州的读书月,定于每年的九月二十八日孔子诞辰纪念日至十月二十八日,肇始于2006年,迄今不觉十年。从无到有,多少有些“落花流水春去也”、“似曾相识燕归来”的再现氛围,重拾了往日的浪漫。虽不是什么至伟奇功,却也隐约见着几丝含蓄的豪迈。

  读书月的选择自然有“惜取”之意味。对阅读怀抱热情的人,总觉得一个月不够。但东西不在多,在于精。譬如观赏宋画《寒江独钓图》,取意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,冷寂的画面仅有一水一舟一翁,足够的留白托着一个“独”,灵动有生机,雅化的同时又添了几分渺远的意境。可见点到为止和知足的重要性。套在这里,也同理。于一年之中抽取其中一月作为读书月,美妙在于留白够多,要是接二连三,反而画蛇添足,驳杂得令人厌倦,不当回事儿,更没那意思了。

  十年读书月,是一种形式,也是一垒分量。能带着针对性延续十年,也算有耐力。“读”的字面意思空间很大,有一种说法是从言卖声,诵书也,强调籀书,籀各本作诵。这已属于艺事了,过于高雅,如果一个人能守望到这份程度,那迎面喷薄而出的应有几分超凡脱俗之气。放在今天,实在有点要求过甚,除非是一心一意的老学究,世俗百姓哪有闲情逸致去凑这类风雅,早已逃之夭夭,荡漾在时代的春风里。

  另有一种说法便是普通的阅读,读了即可,不过分要求深浅。这是普罗大众基本可以接受的范围,正所谓“好读书,不求甚解”。我花时间静下心来读书,领悟多少便汲取多少养分,以此循序渐进,在潜移默化中培育个人涵养、才气、情怀,在自然而然中走向更深邃的境界。这是潇洒的精神享受,更符合现代大众的生活节奏与口味。所以,人们愿意接纳能让自己赏心悦目的阅读。所以,在读书月里,与阅读相关的数十项专场活动轮番唱罢登台,例如知名作家和文化名人等通过各类讲坛与民众进行交流对话、开启阅读征文比赛等等。较之从前的“家贫子读书”,如今的“读”已脱了贫,全民阅读的热潮是否已经到来姑且不论,只要引领得法,是大可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的。想来,福州读书月的努力方向正在于此,它业已成为一年一度群众性的文化盛宴,成为一个闪亮的文化坐标。

  如此这般,十年读书月所达成的不仅仅是民众涵养的提升,还为古老的闽都孕育了浓郁的书香,让古城越来越风韵,意味深长起来,这多少使人感受到些文化的滋润与文明的熨贴。只有真的“读”,才具有顽强的生命力。虽然读书月的活动每年只维系一个月,但它所带来的系列文化盛事的影响,却意犹未尽。比如精选百种图书设立专柜推广展示、开展手机阅读、设立微书屋、援建社区图书室和职工书屋、农家书屋及中小学爱心图书室、举办爱心图书特卖会等等,五花八门的交流碰撞,散布在大街小巷中,民众俯拾之间皆能过目,又岂能轻视之?宋人张炎在《词源》中说:“一曲之中,安能句句高妙?只要拍搭衬副得出,于好发挥笔力处,极要用工,不可轻易放过,读之使人击节可也。”这里,讲究的是配合恰当。同理,读书月里,每一项活动各具魅力,互相搭配合作,自然能得妙处,开阔起来。市民的情怀满满当当,整座城市的情怀自不待言。十年读书月开发了福州内心的能量,为之积累沛然的文化底蕴与人文修养,向着更文明、更有内涵、更加深邃的城市气质迈进。

  每届读书月都有评选“书香门弟”(后更名为“书香人家”)和“读书明星”,不论学历年龄、身份地位、名气背景,都可参与,众生平等。这又为人们的阅读理由锦上添花了。大家重新发现了“读”的好处。记得,黑格尔曾经很可爱地谈到,一个人不能脱离他所处的那个环境,就如同不能脱离自己的皮肤一样。一种现象的出现向来是照应着时代的需求,不可能莫名其妙地冒出。若把这类评选放于古代那种“世上唯有读书高”、追求“黄金屋”和“颜如玉”的环境中,大可不必。于今日“读书无用论”甚嚣尘上的社会,倒颇有些好处,明星榜样多了,传播效应也就多了。生活这样沉闷、无趣,多读书,多学习文化也能得到鼓励,赢得喝彩,何乐不为?于时代、于民众来说,是有益无损的。古人有知,兴许会嘲笑我们的悲剧,但不做,就更悲剧。人类长河有无数个十年,个人生命中的十年却完全可以用手指头数得过来。榕城“十年读书月”,圆润了一个人的阅读梦,点缀了一座城的文化梦,活泼了一个民族的中国梦。

  “十年读书月”,只“十年”二字,便可一窥榕城的文化心胸与风骨。未来十年,还没遇见。但,很想见。

  (作者系福州市作协主席,第二届福州读书月“读书明星”)

(责任编辑: 何红蓼)
文说翻卷十年_福州文明网
Insert title here
中国文明网联盟
主办单位:福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
技术支持:福州市邮政局科研所